【说完这个故事,我就离开】为你对抗全世界,却败给了一声叹息

镇楼图什么的,不知道怎么放。楼主很少上贴吧,这个号也只是为了讲故事注册的。讲完了,就离开。
今天终于把玩了两年的号删了,也算是一种解脱。
很多回忆反复的,反复得像打桩机一样,在我的脑子里一遍一遍的碾压。
于是想找个地方写下来,写完就走。
我知道他也喜欢看贴吧,偶尔会掐着嗓子跟我学帮主夫人还是十八摸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跟团写生的第二天,我发了这个帖。就算他回来看到了,我也已经彻底离开了。
第一次见到傻叽,是在开荒10人普通荻花的时候。我们公会不大,就几个亲友,勉强能开出一个10人团还得几个时差党都玩儿命的熬夜。当时也没有什么秒伤要求,一遍一遍教,只要不犯错就能推过。
然后有一天,帮里的主奶秀奶茶跑来跟我说,她弟弟来玩这个游戏了,是个藏剑,刚毕业,能不能也带上一起打荻花。我考虑了一下阿萨辛藏剑能打剑,就说好,你让他进帮。并没有太在意。
直到晚上我开帮会钓鱼,看到一个挂着大师佛珠的蓝色任务装小藏剑在旁边跳来跳去。我懒得切换镜头去看他是谁,直到他跳上茶壶以后吧唧一声摔死在我面前。
我在当前打了“……”,他爬起来说帮主好啊,我就是奶茶她弟弟,请多关照。
我恩了一声,继续钓鱼。
并不是我对他有什么成见,我只是话少,平时忙工作需要不停跟所有人解释,游戏里性子就特别淡。
所以他后来跟我撒娇说你怎么第一次就跟我说了一个字加一个符号,难道本少爷魅力不够大的时候,我也只是笑笑。
他第一次跟团是在两个星期后,因为中间有个模拟考。你看我记的多清楚,所有关于他的事,我以前都以为我忘了,结果决定离开以后却全都记起来了。
他种了两个星期菜,弄了几件蜀风,都插了石头强满了。他姐还给他做了小吃小药。一路基本不犯错,特别犀利。我以为是其他什么游戏的高玩过来的,就也没问。后来才知道他打之前看了十多遍教学视频,抄的备忘有好几大张纸,全摆电脑屏幕旁边。
那天我们第一次推夫人,奶茶和另外一个奶秀小清完全跳不好,我就爬起来说我来跳,奶茶你看着奶我一口。结果最后四十秒中了逐莲,打球没瞄准,准备团灭重跳了。这个时候就看到一个黄橙橙的声音爬起来刷的一重剑拍向了BOSS,然后开始鸡飞狗跳鸡毛一地……归功于傻叽,我们的夫人推掉了。出了天策的散件,我插给了傻叽,说了声不错。
他马上换上了, 在我旁边跳来跳去。
奶茶在旁边很惊悚得说团长居然会夸人天要下红雨。我无视了她直接飞主城交日常去了。
其实现在想起来,不是下红雨了,是下红线了。一定是红线下得太乱,才不小心把我和傻叽绑一起了,却没系稳。
傻叽是一个很热心的人,热心到很多人都可以欺负他。他的精力体力从来都无法留给自己,都是被各种好友清空黑掉。
他的好友并不多,常年十个以下,我都认识。
后来我追到他以后,有天他在好友里说我精力给我留一千啊,我们团长小药吃完了。我M他问嗯哼团长?他发了个眼睛斜向一边的表情,然后在好友里重新发了次:我家男人小药吃完了啊。当时我室友坐在我后面喝牛奶,一下子就喷出来了,说你媳妇儿胆儿太肥了。我含着笑在YY喊了他一声媳妇儿,然后他顿了一下,特轻得恩了一声。
我现在处于一种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状态,很多事情不停得从我脑子里呼啸而过。眼睛有点扎。我还记得你的小脾气记得你做过的事说过的话生我的气,记得你第一次一身黄鸡装拉我去融天截图。我至今觉得藏剑套装最好看的是南皇,你说藏剑才不是二少爷西子湖畔君子如风。后来你变成了白鸡,却再也没有了我的参与。
想到哪儿写哪儿吧,不一定写完。等我写不下去了,就离开吧。
傻叽跟着我们团打了一个多月荻花,然后有次,我临时出差,就让他们喊个天策打了别等我。等我晚上十二点半到酒店,习惯性上去做帮会建设任务的时候,看到有只叽默默站在帮会茶壶顶上。我觉着这气氛不大对,平时那小子看到我肯定扑棱扑棱得就跳下来像个多动症一样得跳来跳去了。
于是我跳上去了,问,怎么了。
他说被骂了。
一问才知道,他原来被我纵着不打探梅拼命输出,结果今天那军爷被他OT了几次,把他骂了几句难听的就退了。荻花不了了之。
我深刻得反省了一下对自家团员的历练问题,然后说别生气了,哥哥带你打五小连探梅。
他说不用不用你不是出差么这么晚了,明天再练吧。我说没事儿,走。
大双梦最不缺的就是人,那天晚上我们打到凌晨三点。
他追在我后面说谢谢谢谢,我说小事儿,你强力了我们团也就强力了。
后来傻叽跟我说,也就是无量宫老一的时候,我给他扔了个渊,他忽然一下就给触了,就觉着我特好。其实吧……那只是条件反射,但我没告诉他。
后来陆陆续续,公会里人多了。我们开了英雄荻花的金团。傻叽特别特别红秀秀,我们团的大扇子小扇子最后主T主DPS强插得人手一把。烂的牌子我都随便插给团员当时装,不知不觉傻叽攒了一整套花哥的南皇。我并没有注意到,直到后来,我们团出了第三把大笛子。
当时团里一共三个花花,两个是主奶,跟着团打了很久的,都有了。另外个花妹子刚进团,很开心,打了个5。然后傻叽打了个6。
花妹子愣了一下打了个7,傻叽打了个1。
我们团属于比较和谐的团,都是优先贡献高的本职业。于是我劝了傻叽两句,妹子打了个1.1,傻叽打了个1.5。
眼看着妹子要哭起来了,我打了个1.6,说别闹,傻叽默默得P了,我插给了花妹子。
那天晚上本来是要去跟傻叽打LOL的,结果他一直没动静。我看了下他地图,在花海。我还想着这小子终于开情窍了,飞去花海一看,就看到傻叽一身黑长直装,拿着破旧的毛笔,呆呆得站在花海角落里那两棵树根上。
好像换了身衣服,就换了个人似的,特忧郁。
我说怎么了不开心了?你要那把笛子有什么用,退一步说等那个妹子拿了大不了我们不招花花了,下一把我拍给你。
他撇撇嘴说,我去学了个万花二内,你说过想看想看雪。
当时我就有种,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感觉。觉得脑子里弦蹦得一声,理智全断了。想着他在我旁边跳来跳去给我寄小药给团里出谋献策为了我的为难让装备跟不讲理的妹子吵,我交易了他五组星虹泉和一枚守心戒,跟他说,慕尔如星,愿守心一人。然后啪得炸了一个真橙。他动了一下,然后……下线了。
我当时觉得特挫败啊,玩儿了半年多了第一次给人告白,就被这么无声得否决掉了。就在我做着以后还当哥们儿的心理建设的时候,我手机响了。
接起来,特清澈柔软的一个男声,慌慌张张的说哥我断网了不是故意下线的,跑得气喘吁吁。
我就笑了一下说你跑楼下打电话去了?他说恩,跑下去以后发现没带你电话又跑回去拿。
我说行了我知道了,你赶紧上去吧我们明天再说。
他忽然就跟我说,我答应你,我也喜欢你。然后迅速得挂掉了电话。
我拿着手机,愣住了。我室友进来,说你笑的好恶心别对老子发春好吗?

相关阅读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