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的职场生涯

  首先介绍自己,80后会计男,目前定居杭州,不惑之年,2002年三流本科院校高职会计专业毕业,回首18年的职场生涯,三省工作经历感慨万千,很感谢我职业生涯中碰到的贵人、师傅。摸摸日渐肥大的腰围,不管有没有人看,还是写下纪念自己逝去的青春。涯友不喜勿喷,谢谢留情。
  出于对单位的保密,我会用A集团、B集团代号来称呼我的东家。
  2001年10月国庆后,我面临着实习和找工作,作为扩招后第一届大专毕业生,心里也很忐忑,不知道何去何从,会计专业性比较强,大学里面学的知识也仅限于借贷平衡,报表都出不来。会计电算化的风老师找到我,“阿木,当地一家企业刚好在找财务,你想去吗?我可以介绍下”,风老师是那家A集团的财务顾问,A集团在当地也算是前三强的企业。我后来在A集团做了13年,从子公司记账会计、会计主管、财务经理、集团总监助理、资金经理,在这个企业学到了很多,认识了好多朋友。
  当时想反正是风老师介绍的,就去了实习了,虽然离家远,我家在一个小城市,也没什么好的单位,家里也无权无势的,就想在当地先学几年,毕竟这里离省城不远就1个多小时车程。



  审核通过,继续写
  刚到A集团,风老师带了我们班的3个同学一起去的,跟老板娘聊了聊,其实就是风老师在跟老板娘说话,我们几个都傻傻的点头,像极小鸡啄米。
  A集团是家族企业,老板娘管财务,集团正处在快速发展期,财务人员年龄老化,都是沾亲带故,去年在我们学校招两个学姐,都做的不错,老板娘觉得专业的事情还是要专业的人来做,所以有了我们第二批。
  接下来到了集团财务经理财神伯办公室,他个子矮小,声音倒也洪亮,以前是一家国有企业的财务科长,前年被老板挖来,协助老板娘管理财务。
  我们三个站在他办公室,也不敢坐下来,谈了几句,他抓起电话,估计拨的是内线,“老杨,来下”“七姨,来下”“八戒,来下”
  陆续来了几个人,我同学比我活络,纷纷被老杨和七姨领走,这时一个走着歪歪扭扭步子的年轻人,有点痞痞的走进来,“财神伯,就剩这个啦,他们下手真快”。说着就跟我说“走,到我们办公室去”八戒哥是我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师傅,尽管后来财神伯也直接分管过我,陆续又有几个领导管过我,但八戒哥对我的影响最大,人生善于模仿,我有时也会模仿八戒哥的说话语气,一直到好久。
  来到八戒哥的办公室,其实子公司的财务都是在一层楼办公,公司之间用半人高的柜子和玻璃隔开,既有私密又可相互交流。八戒哥负责的是电子厂的财务,电子厂成立时间不长,但已经是老板的利润来源之一了,主要是各个省级国企为客户。
  办公室里有三个女的,一个八戒哥。这个时候,我的情商体现出来了 ,女的都叫姐姐 ,黄姐姐、六姐姐、土姐姐,出纳姐姐。八戒哥我就直接叫八戒哥,估计他们也没想到我这样叫,客气的一天就过去了。
  黄姐姐负责成本核算、六姐姐负责费用核算、土姐姐负责销售,都是手工帐。A集团聘风老师就是想上金蝶的,此次招人也想用年轻人把金蝶的模块都用起来。
  黄姐姐人不说话,土姐姐年轻话多,办公室就是她跟销售员打电话对账聊天的声音,六姐姐初中文化,出纳岗刚转费用岗,做的费用类会计,没想到这个人有点心机,年轻的我在她手上吃了不少亏。出纳姐姐与世无争,每天串串门,到下班前1小时嘎嘎账。
  刚去总想弄个好印象,“木,把这些票据核下”,噼里啪啦的我打着计算器,现在计算器和电脑数字键用的熟就是那时候练出来的。
  过了几天,土姐姐让我帮她结账,合计小计。反正天天按计算器。时间很快,小会计的快乐永远是在下班后的,加班也少。
  一转眼,年底到了,驻外的销售员都回来了,结佣金,报费用,办公室里异常热闹。突然黄姐姐跟土姐姐吵起来了,时间太久远,想不起来为啥吵架,这个架吵的有点凶,到最后两个人都哭了,我看看形势不对,像个鹌鹑躲在边上,不知所措。
  八戒哥也不管,就吼了句,不想干,都滚好了。一时几人皆无话。

  事情是压下去了,仇就结了,我就发现六姐姐有时跟黄姐姐私下说几句,有时趁黄姐姐不在跟土姐姐吐吐槽。过了几天,黄姐姐提出离职。
  八戒哥水平就是好,他把黄姐姐的活接过来,部分分给了六姐姐。
  现在回想起来,这事估计就是六姐姐中间挑拨的结果,因为她最受益。
  八戒哥教了我几天金蝶后,我就自己上手做入库、出库核算,库存模块是仓库输入的,经常出错。
  下班了,等后续星期一再更
  @库西o阳光照在 2020-11-01 22:06:01
  继续,点赞
  -----------------------------
  谢谢鼓励
  这段时间金蝶跟手工帐共同运行,八戒负责总账,我负责应收应付,六姐姐负责手工成本账和费用。
  从此噩梦开始,我从来不评判一个人好坏,但这个人的做法让我陷入了困境。那时候用仓储模块,存货模块,月底噶账。手工帐和电脑账对不拢,她就把手工帐往我桌上推推,故意说“木,你是大学生,帮我查查”,起初,我觉得我应该找原因,后来慢慢发现她手工帐故意抄错,让我一个个找,还在背地说,大学生也没用的 ,数据都找不出来。
  我发现后也没跟八戒哥说,职场上说这个也没用,我当时是不敢说,怕说了六姐姐报复我。
  日子过的很快,实习期就这么过去了,中间虽然冷言冷语,但我都承受过来了。经过财神的评判,我结束试用,正式进入A集团电子公司财务上班。
  时间在记账、结账中慢慢过去,因为夏天太阳太热,没人愿意跑外面,我顺便把报税的活给接了,那时是到窗口认证的,先到土姐姐那销售去抄税,再拿着抄税盘去报税,月底前还要把发票认证完成。
  在忙活抄报税的期间,我觉得很锻炼人。本来对抄报税有种神秘感,邻办公司的红姐姐带我去报税跑了一趟,慢慢的跟她也聊了起来,单位的关系也有点清楚了,不会得罪人。我嘴比较甜,农村出来的娃,父母一直教育我,路在嘴边。跟了一次后,就直接上手了,其实这个还是比较简单的,对刚出道的会计来说很新鲜,对老会计来说这是个麻烦事,这么热的天,到税务局去,所以我才有这个机会。后来红姐姐的发票我也帮忙带去认证了,她借这个名头出去跟小姐妹们逛街去了,世上果然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在跑税务局认证发票的过程中,也跟窗口小姐姐们闲聊下,人也开朗起来了,六姐姐带给我的郁闷也慢慢消散了。那时候认证发票要排队的,而且没有叫号机,我对窗口的小姐姐美女姐姐的叫的很是亲热,还有个年纪大点的,她说“木啊,叫阿姨哦”,我说“你年纪又不大,看上去跟我姐姐没啥两样”,她笑的连龅牙都遮不住。我到她的窗口可以任意插队,而且发票如果密码区不清楚,她也不会像对待其他人一样,“退回去,让你上家重新开”,而是一个个的字符帮你过。唉,女人都是喜欢自己是被人吹捧的。
  我跟八戒哥的关系也越来越好,他也开始教我成本结转,说实在的,大学毕业也就知道了料工费,财务的原理是怎么样的,结合到这个公司的实际操作。2003年初,我准备初级会计师考试,花了两个多月时间,每天晚上到了宿舍学习,再把每天记录的操作步骤和处理方法拿出来看下,结合起来比较有效果,至少知道了结转,本年利润,初始的报表科目的来源,简易报表的编制。顺利通过初级考试。
  2003年6月份,我独自一个人骑车回租的寝室,突然后面窜上来辆自行车,回头看,原来是财神伯,那时候他还没买车,住的地方离我寝室不远。两人边骑边说,主要是他问我答,习不习惯呀,同事对我怎么样呀,说了一通,快到了他无意问了我“木,安徽驴市想不想去?集团在那边准备投资个项目”,我那时年轻呀,初生牛犊不怕虎,也没家庭拖累,说“好呀”,当时也没问工资啥的,心想不跟六姐姐一起工作就行。
  过了两天,八戒哥跟我说“现在账务都熟悉了吧,电子有个事业部,全套账你试下,其他的活还是照旧”,有的机会我就试试呀,说来好笑,第一个月成本结转少结转了设备中的机器,八戒哥就板着脸让我去车间,好好看看工艺公法。第二个月结转成本原材料对了,制造费用忘记结了,照例是一顿说,但没有人生攻击,只是提醒做事要仔细。其实碰到这样的领导要感恩,在指导你做事。后来自己做财务经理的时候,下属做错了,也是让她去源头找答案,也是稍微指点下,自己悟出来的总是记得牢。
  到了8月份,集团子公司级主办会计轮岗,那时候不设财务经理,子公司负责财务的就主办会计,八戒哥调到了电缆厂,柳会计到了电子公司,我们下面人员不变。那时我已经对自己的板块有的熟悉了,按部就班的肯定会了,复杂业务不会,不过也没啥复杂业务。
  我清楚的记得9月20号那天,财神伯喊我去他办公室,“木,八戒推荐你去安徽驴市新项目做主办会计,那边新建要重头开始,柳会计这里到时再招个人,国庆后上班”,聊了几句,问我生活上的困难有没有,心里 的想法,我对财神伯也很是感谢,后来一直关系很好,现在退休了还经常一起吃饭。聊完这些,带着我上了三楼,到主管财务的耳总这里,老板娘在年初的时候已经慢慢淡出财务,耳总只是听到过名字,平时见的少,个子不高,50来岁,一口方言,我在财务上班1年,当地话只能懂4分之一,似懂非懂,也说些领导们都信任,想让你去驴市,好好做。我一直点头微笑。接我工作的也是风老师挑选的,我们班的同学。其实也没啥好交接的。
  凑了个星期天,请八戒哥和风老师还有刚进去的两个同学一起在学校边的小饭店吃了个饭,风老师对我寄予厚望。国庆我把宿舍退了,整了一皮箱的东西准备去驴市。
  去驴市坐的是材料公司老总的车,那边的项目以材料公司名义投资,那边负责人是材料公司的副总,主要生产市政设施。后悔把宿舍退了,回来总部都没地方住,不过幸好也是把宿舍退了,具体是后话,所谓塞翁失马
  接下来是驴市的财务生涯,在那里做了3年。

  驴市的那个草料项目是因为我们集团有个房产板块,在驴市拿了块地,做房地产开发,开发的小区很受老百姓欢迎,房产的人想在市中心再拿块地。市中心的土地都是老国有企业厂房、或者闲置的仓库,房产的人想把国企改制,再搬到开发区,再附加立项成立其他公司,帮助政府把开发区红火起来,市区的地房产用来开发住宅,一举三得,政府乐见其成。所以有了引进草料项目。
  其实那时候开发房产也不需要什么经验,跟当地政府关系好,拿到便宜的地估计就能赚钱。
  介绍下草料公司的人员,执行总经理假总,头上没几根毛,衣服里经常放把梳子,把仅剩的几个毛盘在头顶,地方支援中央。风一吹,完了,成韦小宝中的海大富了。此人喜欢专权、戒备心很强,以前在集体企业当厂长,把集体企业弄倒灶后,到A集团材料公司当销售副总,现到草料公司当执行老总。总工古总,专利发明人,自己有公司,平时不太来,碰到技术问题来厂里转下。生产经理大国,早年北京某大学毕业,管生产,当地人。销售经理贫穷,当地人,采购经理少爷,材料公司委派,材料公司老总的儿子,生产设备经理,大少爷,材料公司委派,材料公司老总的侄子。技术经理老龙,假总的姐夫,我小木,集团委派,主办会计。还有办公室主任老陆,材料公司老总的战友,临市人。
  十一刚到驴市,外派人员包括老陆租个农民别墅,刚好开发区大搞基建,农民房子被拆了,集中一个区块安置农民,造个小洋楼。农民老婆给我们烧饭。刚开始我跟老龙一个房间。大少爷和少爷一个房间,老陆一个房间、假总一个房间。
  财务部准备招个出纳,房产板块的财务经理低哥跟假总说,当地商业银行的一个关系,邮政局上班的,停薪留职到我们这里来。假总还是给低哥面子的,就同意了。
  跟低哥认识后,业务上他没什么好教我的了,我不懂去问八戒哥,八戒哥和财神伯对材料公司拉帮结派也清楚,但材料公司老总强势,他们也不想说什么。
  做房产财务经理的低哥,经常跟银行的人喝酒,有时也把我喊去陪,那时候觉得有大酒店可以吃饭,吃好菜感觉很开心。我酒量不行3瓶啤酒,喝完低哥带我去洗澡,KTV唱歌,反正他房产公司报销。工业就这点不好,费用卡的死,工资低福利差,这个也是我后来转到房产的主要原因。
  草料公司进入了试生产阶段,大家都在车间,我把账建好,电脑和打印机购置好,出纳银行账户和现金账建起来,财务的架子就搭好了。不过那是假总经常叫我给他打印材料,申报高新企业,有些资料造假,剪挖粘。哈哈,都在那时候学会的。假总一天起码叫三次。起初他觉得我刚来,先压压我,出差的费用啥的,我去报销,他都说先放这里。后来大少爷和少爷的单子也是这样的,他们对他也有点意见了。
  我跟少爷年纪同岁,他比我幸福多了,国外野鸡大学毕业,只会一句西班牙语,他说他玩了白的,也玩了黑的,荤话一堆。说实在的少爷心眼不坏,长的182个子,相貌堂堂,肚子草包。喜欢玩,在驴市给我们办手机号,认识了一个移动妹子,两个人打的火热,瞒着假总和大少爷,跟我偷偷说。
  11月份一个下雨天,视线不是太好,产品一直试运行不成功,古总也来了,大家在宿舍喝了点酒,就又去车间了,我也跟去了。假总和古总去市区陪集团财务的耳总吃饭了,那时房产形势不错耳总对房产也比较关注,房产的总监大刘电话给假总,让他喊上我一起去,假总估计不愿意我跟集团财务领导走的太近,就没叫我,跟大刘说,“小木晚上有点事,已经吃过饭了,不来了”。大刘认为我这么有个性,按下不表,这是后来我到房产板块后,大刘跟我说的,我也把实际情况跟大刘说了,其实职场上被误解很正常,自己做的正,还是有路走的。
  到了晚上9点多,我在车间也无所事事,跟老陆说,“老陆,我们回宿舍吧,早点睡”,他大手一挥,我就跟着他回来了,走在没有路灯的快速路,两人心情都不太好,我是因为我女朋友没回我消息,到了路口,没有红绿灯,我正要过马路,看看远方的车离的远,就慢慢的过,老陆跟在我后面。突然我手机响了下,我估计我女朋友发我消息了,赶紧跑到路对面,正要拿出手机,就听嘣一声,老陆被箱式货车撞了,我当时就傻了。拨电话手抖的要命,电话给假总和古总,假总酒多了,古总让驾驶员赶紧过来,边上的人也帮忙打110 ,我看老陆一动不动的趟在路边,,又害怕又苦逼,害怕他会不会死去,如果不是女朋友短消息,被撞的就是我,苦逼的是在这个开发区鸟不拉屎的地方,我的出路在哪里?女朋友又在上海这么远,唉那时候的脑子真是乱的一团浆糊。
  警察来了,大少爷把老陆送上救护车一起去医院,这个时候年纪大的少爷毕竟经过的事情多有点处乱不惊,我上了警察局做了笔录,古总电话我让我不要害怕,做完笔录去陪护老陆,第二天有人来换。驾驶员接我去了医院,看着包裹成一团的老陆,我心里也平复下来,发消息给女朋友,告诉她,她救了我一命,我要好好珍惜她。
  关于女朋友,她现在是我老婆,当时是同一个学校的,不同专业,比我低一级,估计我那时留在A集团,也想跟她近点,那时候的爱情没有房子、车子、票子的瓜葛,只有纯真的爱情,我一个穷小子如何结婚生子另个板块聊吧。



  职业生涯也是想到哪里,聊到哪里,各位看官见谅。
  新成立的公司就是好,账务比较简单,虽然手工帐,我两天肯定做完了,剩下的时间也没地方去,驴市的开发区那时候还没发展起来,厂区周边可以用荒无人烟来形容。对面是一个经济适用房的公寓,还没办入住。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应该弄点EXCEL的表格 这样整理会比较方便,会计人员还是要懂点EXCEL的,纯手工帐虽然蛮锻炼人,但做久了就厌倦了。
  女朋友在上海,一两个月才找假总请假一趟去上海,有时候经常还不同意,我也没办法,毕竟归他管,而且那时候年纪轻,也不敢提意见。跟女朋友电话每天基本上30分钟,那时候工资都给了中国移动。记得头一年工资是3万一年,财务的工资水平由集团制定,子公司发放。
  有时候跟女朋友闹别扭,真想立马赶到上海去,想想找工作不容易。自己水平能力都不够,不象现在老子有好多证,事情能摆平,对业务也能说出个1234来,领导也不会叽叽歪歪。想着怎么改变这种现状呢,那就考试吧,自学考试本科会计本科,自考在学校的时候也报的,但一门没过。大学的生活对考试是没压力的,基本上过的概率很小。
  过了段时间,假总跟我说,“木,我们几个从A市来的,以后每两个星期回趟A市,你呢,在A市也没房子也没家庭的,以后的值班就归你了”“嗯”我老实的回答,回到寝室,觉得很郁闷,这样下去我A市回不去了,其实假总的本意是让我回不了A市,跟集团的联系就少了,他可以不受财务管控。
  我越想越郁闷,没房子,我电话给了老家,跟父母讲,我想在A市买房子,03年的时候A市房价才2000左右,父母听了到处借钱,感谢我的父母,那时候能够愿意为我放下面子,到处筹钱,也感谢愿意借钱给我的舅舅,姨妈。我在网上查了一个离公司近的小区,还真找到一套房子,人家交了定金的专门炒房的,我就跟他约好就这个价格了,那时候也没想着还价啥的,就直接定下来了,约到下星期六售楼部见,差价给对方,其他给房产公司。这套房子我花了2500一平方,按揭了6万,每个月那时候还800,父母给了20万左右。后来这套房子在2015年A市房价猛涨前出手,大概赚了50万。
  其实这个20年来,唯一赚钱的房子,大家都认识到了这点,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