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调的富2代和高调的JP女回忆录,旁观者的我压力很大。

其实本不想这种回忆录,一则年龄不到、二则没啥经验、三则路人的我又没啥桃色新闻、四则太2了,所以我才下次决定。大家不要人肉啊。只是给新入学的师弟师妹们一点经验。
   我们学校是号称京城四大染缸的学校,本来就觉得很悲情了,但是悲情的我又被分到更杯具的经济类。
   富2代跟我是高中同学,我们在通县的一个学校上学,说他低调是因为,他本身不丑,长的还算帅,唯一的爱好,就是爱买便宜货,我所说的便宜货是那些路边摊的,他唯一的奢侈的行为是在动物园买了一个冒牌的耐克的T恤,价值38元,而且,他这种行为一发不可收拾,只要路边摊的大哥摆出个小喇叭:“南来的,北往的,路过的看一下啊,本人流血大拍卖,一件只要20元,2件15元”他就走不动了,谄媚的跟大哥套近乎:“大哥,3件多少钱?我要一下买5件呢?”大哥很吃惊:“买6件送一件”,富二代当时的眼睛蹦的来的是绿光。
   狼是群居性极高的物种,嗅觉敏锐,听觉良好。性残忍而机警,极善奔跑,常采用穷追方式获得猎物。杂食性,主要以鹿类、羚羊、兔等为食,有时亦吃昆虫、野果或盗食猪、羊等。
   那绿光里充满了喜悦,当时他拉着我的手:“胖,6件送一件啊”那声啊充满了婉转和高昂,从1声转到3声,时间有3秒之多,在他眼里,那无疑是世界上最饕餮的盛宴。
  
   其实,我们2个年轻人,站在大妈堆里,我已经觉得很有压力了,但是他的那声“啊”让我彻底崩溃了。。。我拉着他走,他脚上跟粘住了一样,一点都不走不动了。大妈啥样他啥样,他跟大妈一个样。
  
   在经历了40分钟之后,他抱着15件衣服满载而归,里面有给表弟买的大花裤衩,有给他妹妹买的碎花连衣裙(确切点,我在文革的电视剧里,见过演员穿过,真的)以至于我之后去他家,看到厕所的抹布的颜色,我才明白,我当时真的没有看错,但是我也很欣慰,哪件不到8元的连衣裙,这里也确实是她的归宿。
  
  
  
【更新在37页】【文章已完结】
  他对此乐此不彼,有时候看到一个什么圆珠笔大减价,什么内衣买1赠2都要跑过去,最后实在是那商家太过分,买一个内衣赠2个肩带,才悻悻而归,我也实在想不到,一个大老爷们能坦然的去给买内衣的大妈侃价,最后那种失落而哀怨的表情,真让我无语。我后来问他:“你买内衣是爱好,还是送人?”他说:“可以送我妈啊”苍天啊大地啊,我没见过孝子啊。以至于我以后跟他路过一条街,我的神经就很紧张,我先用目光扫一眼,只要没有什么赠啊,流血啊流泪的,尤其是什么本店清货之类的,我才敢放心安全的带着他走。
  有天晚上,深夜12点,我在听着MP3呼呼大睡的时候,突然被他晃醒,我睁眼一看,吓我一跳,他哭了,月光洒进宿舍,那一颗颗晶莹的泪珠,让我一愣 :
  “你咋了?”
  “马小胖,我在反省,你说我是不是乱花钱啊?”
  “呃。。。。算,但是又不算”
  “怎么说?”
  “算你乱花钱,是因为你爱买东西,不算是因为,你买10件没人家一件多,你看李小光,人家一双鞋子就500多,你看你,柜子里一堆衣服价值不到250,你说算还是不算”
  “算,我觉得我太败家了,你看人家柜子里就那么几件,你看我柜子里,你不知道,每当我打开柜子,我就暗暗的下决心,以后不能这么奢侈,买这么多能穿的完吗?父母赚钱都不容易,我爸爸当年是知青,整天给我讲他下乡吃苦的事,我觉得现在我们的日子已经很好了,怎么能。。。。。。(此处省去知青和反省的词汇1000字)
  “嗯。。嗯…”我眼睛实在睁不开了,朦朦胧胧中,他又下了一个决心什么的,我才睡去,那天晚上,无数的10元一件的花格子T恤衬衣在我眼前飘,还追着我:“要我啊,要我啊”我跑啊跑,跑啊跑,从梦中醒来,我发现,我也哭了。。。。。
  
  3
   不好意思啊,因为回忆录这东西,确实不能写着就发,错别字也太多了,本想修改一下,算了,等全部整理完,再修改吧,所以大家看到错别字,就当通假字用吧,反正你们懂的。。。
   其实,他爱买便宜货不代表他小气,我们经常出去吃饭,他请客的次数要比我多,而且你想要他东西,他立刻给,但是关键一点,有时候他求着别人要,别人未必要。
  我记得有一次,在宿舍里,他买了一个绿颜色的裤衩,非要让李小光试一下,李小光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当了一次裤衩模特,你知道在一个朴素的宿舍,有个穿绿裤衩的人在你面前晃,你眼前不是一片春色,而是一颗想死的心。
  李小光那无助的眼神,那近乎悲愤的身体抖动,让我想到了以前电视里英雄就义的场景。可是富二代的眼神里却充满了暖意:“春雨送春归 飞雪迎春到.李小光,太适合你了,真的,我就觉得绿色适合你,你肤色白,穿绿色特好看,你看这裤衩的款式,再看这裤衩的颜色,他就是为你而生啊,我决定,我送给你了,我穿着没你好看”
  沉默,死一般的寂静,只见李小光目光呆滞:“我不想要,小凯,我觉得这裤衩适合你”我们宿舍的兄弟们已经笑成一片,李小光脸色已经完全黑了,嘴里不停的念叨:“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一怒之下,要脱掉裤衩,结果,撕拉一声,再看那廉价的裤衩,裤裆已经破了。李小光的神情顿时轻松下来。
  “你看,现在我想穿也不穿不了了,小凯啊,谢谢你的好意,有空我请你吃饭啊”
  各位同学,你以为这件事到此结束了?那么你错了,大错特错了。
  场景:宿舍
  时间:晚上9点20
  人物:富二代和我
  剧情推进:我在上铺看着漫画,富二代拿着针在缝那条绿色的裤衩。
  
  4
   上面有同学问了,富二代到底有多富,其实我也是高中毕业之后才知道的,之前呢,我们周末回家,都是坐913路到恒基中心分开的,他继续换车,我呢就做地铁,他说他家在4环外的闵庄那,我也就没多问,因为毕竟是人家的私事,后来有几次,他让我去他家玩,我也没去。直到高考完之后。
   他给我打电话:“马小胖,我找你玩吧”
  “不用了,我去找你吧”
  “可是我家有点远”
  “没事,你家不是在香山那呢?我就去找你吧”
  “嗯,那好吧,我在路边接你”
  于是就过去了,我家在部队大院,所以离他家不是很远,大概也就40分钟吧,就到了,到了路边,很远就看到他在招手,那廉价的白色T恤,那花色的大裤衩,色系混搭如此明显的人,站在路上,很容易就让人看到。
  他在一辆奥迪的旁边,然后,我就喊他过来站台这边,他一直冲我招手,过去之后,我就说,你干嘛不过来?你怎么坐车啊?
  他指了指旁边的车:“我家有点远,去我家的那个公车又要等,我怕你着急,就让司机来接你了”
  我一看,奥迪A8 4.2,我高中的时候已经很喜欢车了,所以,我对车也比较了解,我当时一愣,但是还是稳稳心神,看看他,再看看这奥迪,内心百感交集。最让我悲愤的是还TM有司机= =!
  上车我就问:“这车真好啊,100多W呢”
  那种平和的眼神,是我们这种路人这辈子都不可能有的:“嗯,我也不知道,只是告诉我爸说,我哥们来,我爸就说,还是派一个车去接他吧,别让你再折腾了”
  我坐在上百万的车上,当时就感慨:“这车坐着真舒服,比我们大院的2021坐着舒服(部队那种吉普车),你说派一个车?你们家还有几辆车啊”
  再次平和。。。“嗯,也没几辆,我只认识车牌,我也很少坐的”
  
  车子停在一个别墅小区门口,3层,还有个院子。。。。然后,大门自动打开,车,车,竟然开到了院子里。
  院子里有3个车库,我们下来之后,我已经很紧张了,我记得除了有一次北京哪个市长去我们学校发言,我提问的时候,有过这个感觉,怎么现在又有了?
  顺便说一下,车里里还停着一辆奔驰S。
  
  进门之后,他父母笑呵呵的出来,一直以来,我在部队大院里,见到很多那种挺拔和有气质的人,然后在路上就很难见到,但是,今天我真的见到了。
  客厅很大,吊着一个大灯,不过整个陈设有点中国风,没有我坐车的时候想象的繁华,后来,我想明白了,人家这是家,是住人的,我想的那个是饭店。。。。
  他父母很客气的跟我聊了2句,我也叔叔阿姨的叫个不停,最后竟然还能牵涉到部队,才知道他爸当年也是知青下乡,后来征兵征走了,所以,也有八一会,他可能觉得我说这些也太在意,就拉我上去楼顶。
  我生平第一次,除了游泳馆,才知道原来家里也可以有游泳池的。才知道家里也可以有健身房,台球厅,甚至是小剧院。
  我才觉得,只要你有钱,你真的可以翘起地球。
  
  这点主要是介绍一下他的背景,也不想过多的透露了,他爸是做化工的,好像还有2座矿山,不是煤,是盐和碱。不再多说了,多说的话,也不好。
  我们要回到大学时光了,那段让我风中凌乱的镜头,一幕幕清晰起来。
  
  5
  上面的写完就又后悔了,又是没修改一下就发了,错别字又多了,哎,看来以后要慢慢发了,写的太快的话,容易出错,影响大家的情绪。不知道是不是一个老爷们说这些不好,同学们热情不高啊。哎。。。。算了,还是写下去吧,有头有尾的才好。
  
  其实如果富2代也就如此低调的话,没有爱情纠缠的话,那么楼主我的回忆录也就不用写了,但是因为有JP高调女的出现,才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欢乐。
  
  我跟富二代都一起报的一个学校,其实主要是,也不敢报太高的学校,加上这个学校招生也比较多,容易上,就一起报了,他学的是会计,我学的是金融。
  
  刚进大学的时候,我们满脑子都是谈恋爱,很憧憬,当然主修还是恋爱学。我们学校在朝阳,也是所说的京城四大染缸的其中之一。
  
  染缸之所有有名,是因为每年都有很多JQ和狗血的事情发生,以至于听到这几所学校的事件,大家都很习以为常了。
  
  JP女也是会计系的,男主角已经出场了,女主角要再不出场,那同学们估计都没兴趣了。为什么我会知道JP女的那么多内幕?是因为小弟我的女朋友,正好也在会计系,也是她一个宿舍的。小弟我虽然胖胖的,但正是憨厚的表情骗取了我女朋友的心,我跟我女朋友也就是个路人,在回忆录里是给2位主角打杂服务的,所以就不过多介绍了,而且我的恋爱史如一碗白水一样,就是要电话,QQ聊,最后你请我愿,狼狈为奸了- -!
  
  JP女要出场了。。。。
  
  
  皮埃斯:楼上的千万不要公布学校啊,你知道就好了,嘿嘿!
  6
  明星范,这个词最近过多的出现在杂志上了,气场,也是近来才流行的。
  但是小弟我,当时第一次见到JP高调女,就是这个感觉,有范,气场非常之大。夺目这个词用在当时并不为过
  那是我还不认识JP女,只是JP女,在一大片路人之中实在是太引人注目,太招蜂引蝶了。太。。。。小弟词语匮乏,着实想不起来任何修辞词,因为任何华丽的词语都无法表明JP女的出场。自戳狗目。
  JP女长的不错,这点首先要说明,但是皮肤很白,我们都看过唐伯虎点秋香,须知美女这种东西是要绿叶去陪衬的。
  大家都灰头土脸的办理入学手续时,当你看到一袭白衣,带着墨镜,手里垮的不是包袱,而是一个黑色手袋的时候,你就会感觉,这人绝对不是学生,而是来信步巡游的。
  重点啊,重点来了啊,后面竟然还有人打伞啊。。。。。其实大家会说,9月份打伞也很正常啊,是很正常啊,但是如果是阴天,你带着墨镜,背后有人打伞,我不知道阁下心里是咋想的。
  看看人家明星范,我又回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富2代,那冒牌的耐克T恤,那双安踏的新球鞋,(他已经告诉我很多遍了,在他眼里,安踏就是名牌,其他的都是浮云)还有不知道在哪淘的卡其色裤子,还带点“的确良“的材料,对了,我们现在称之为“涤纶” ,对了还背个一个大包袱,牡丹花色的床单,看起来也很醒目,我当时心里就想,你TM的就不能学一下人家的范。
  我指了指那个墨镜女,我说:“你瞅瞅人家,一看就知道是大家闺秀,一看就知道是名媛,你看看你,按道理来说,你也应该带俩保镖啊”富二代一脸的茫然:“以前我爸给我说,下乡的时候,瞎子才带墨镜”“。。。。。。”
  我至今不明白,小说里那缠绵的男女第一次见面,那个不是郎有情妹有意,但是在他眼里,难道就是一个瞎子吗?或许,他们知道,他们俩之间本就就不是一个爱情,而是一个搞笑的剧情。
  但是,JP女出名了,大家都知道了,会计系里有一位大小姐,来报道那天,居然有人打伞。
  
  7
  谢谢大家,小弟我写的很累,但是看到哪怕只有一个人支持,也给我动力,孜孜不倦的写下去。本来决定晚上再更新,但是,现在决定,连续更新下去,写到吐为止,是你们吐为止。
  
  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可是我在富二代的身上看到的不是军人家庭风范,而是一个字“娘”,其实也不能称之为“娘”,好点的词汇是“细心”,我后来才知道,他估计是遗传他母亲的基因,她母亲是个医生。
  当时我也怀疑,那么他父亲的基因谁拿走了?可是当我看到他那彪悍的妹子,我才知道,原来基因遗传还是有一定道理的。至于他妹子跟大小姐的事,我们以后再说,我们拉回镜头。
  
  分配好宿舍,富2代不知道怎么弄的,换到了我们的宿舍,又跟我上下铺,我们宿舍是4个人,一位山东的大哥,(说是大哥,其实他比我们都小,只不过你让他跟我们学校的老师站在一起,老师长的像他弟弟)还有一个也是北京的,来自首师大附中,听说是考砸了,后来证明确实是考砸了。
  
  不过我也挺高兴,因为小弟我虽然是处女,错了,少打了一个字,是处女座的,但是我离处女座有十万八千里,我非常之乱,所以我至今对那些研究星座的嗤之以鼻。至于为什么高兴?因为富2代会洗衣服做女工,你说,你带个保姆上学,你会不高兴吗?而且还是个比你富有很多的保姆。
  
  当然,住到学校第一件事就是买电脑,网络社会,你离开网络,能活吗?能活吗?我当时就跟富二代说:“小凯啊,你说咱们买个电脑怎么样?” 富二代笑了,很自豪的说:“我爸说给我送一台”第一次看到他显摆,第一次看到那自豪的眼神,于是我开始向往了。这是神马电脑啊,还要送来?配置难道是深蓝级的吗?然后还自带投影吗?于是带着美好的愿望,我甜甜的睡着了。
  
  第2天下午,刚开完会,富二代就叫上我,去停车场拿电脑。我美滋滋的去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辆卡宴,带S带T的,双涡轮,尤其那后面硕大的GTS3个字母闪烁出来的是高贵的血统和一抹淡淡的哀愁,司机乐呵呵的把后备箱打开,但是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方正的老款,很眼熟,绿色的机箱,初步判断应该是奔腾2代处理器,当然这些只是判断,但是竟然,竟然还有一个大块头的显示器,也是绿色的,估计不说这绿色的颜色,我相当讨厌,但是在液晶显示器卖到700的情况下,我不知道这大块头的显示器,他是从哪弄的。不过人家显示器是纯平的,纯平的大块头,看着很喜感。。。。。也可能是我想错了,可能是笔记本,我再找找,没有。我还不死心,我眼神往前面看了看,希望是在座位上,但是看到那司机的眼神,伸手要搬的动作,我信了!这就是他自豪的来源,这的确就是我梦寐以求的电脑,他如此清晰的晃动在我面前,我除了悲伤就只想流泪了。
  
  东西沉不怕,我们有把子力气,关键是你抱着那么沉的东西,心里是想去死,你会痛快吗?我默默的说:“这个是你用的?” 富二代很欢快的说:“是我爸公司以前淘汰的,从仓库里拿的,我爸说,不要买了,能用就行,弄个好的,万一被偷走就不好了”。我心里默默的念:偷你妹啊,你这东西都能当石头盖房了。
  
  可是,当我们当宿舍,更杯具的事情发生了。。。。。。
  

相关阅读

到顶部